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

首页 | 

我要向中共的智慧和伟大鞠躬,你们没有模仿苏联
原文刊登于 《经济导刊》2021年7月刊


/亚历山大·杜金(俄罗斯)*

 

中国共产党在历史转型中坚持了正确方向

首先,我想从历史成就来评价一下中国共产党。毛泽东、邓小平都是马克思主义的拥护者,在非常危难的时刻,从70年前开始到今天,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共产党的执政理念中一直起着非常重要的指导作用,同时它的意识形态与中国的历史传统和人民的文化意识是密切相关的,是中国文明的延续。中国共产党非常伟大的一点就是维护和保持了中国的主权。在改革当中,尤其是在经济和民主改革方面,中国共产党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国民经济持续发展,给人民的生活带来福祉,同时保持了国家的独立自主,在世界上屹立不倒。与苏共的失败教训相比,中国共产党是非常成功的。

今天,中国共产党在习近平总书记的领导下,是一个真正先进的党派,是中国文明的延续和发展中非常重要的引领者,同时也代表了中国的独立性,而苏联却没有完成这一点。中国在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中也曾经走过弯路,但是却能够及时地调整自己的发展之路。所以我想在中国共产党的智慧和伟大面前鞠躬,他们没有去模仿苏联的道路,在改革中走向国家解体,而是愈发富强和繁荣。我觉得我们国家现在也没有摆脱苏联解体的阴影,因为戈尔巴乔夫的这种改革实际上是带有毁灭性的。而中国共产党的伟大之处就在于它吸取了苏联的失败教训,没有重蹈覆辙,而是实现了伟大的复兴。在我看来,这是中国取得的最伟大的一个成就。中国的历史和文明的兴盛可能也与此相关。

总的来说,就我们个人经验而言,一个大国的陨落有时是很容易的。中国没有走我们的老路,而是选择了适合国情的正确方向。我们看到了中国举世瞩目的成就。

中俄合作可以奠定世界很多国际问题的基础

此前有的发言者谈到了反霸权的重要性,意大利的一个共产主义者安东尼奥·葛兰西,他是意大利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他强调说反霸权主义非常重要。在资本主义的压迫下,尤其是在新自由主义的全球化背景下,我们看到霸权主义愈演愈烈,尤其是当今美国以特朗普和拜登为首的新自由主义,他们的本质其实就是霸权主义。

俄罗斯同样反对霸权主义和单边主义。我们并不是一般地反对西方或反资本主义,而是真正反霸权主义的国家。安东尼奥·葛兰西的意见我是非常同意的。在这个前提下,在地缘政治和经济方面和霸权政治做斗争,是我们和全世界所有热爱独立和自由的国家必须要做的事情。如果不战胜霸权主义,那么霸权主义最后就会统治整个世界,给全世界人民带来悲剧。而中国的存在是霸权主义一个巨大的障碍,因为中国一贯主张国家之间和平共处、互利共赢,愿意帮助第三世界的人民。

我认为,中国和俄罗斯的合作,可以奠定今后世界上很多重要国际关系问题的基础。中俄合作也应该旨在努力实现主权、民主、自由、独立的社会发展,以及反对霸权主义。我们两国应该发展战略合作关系,坚决反对霸权。反对霸权主义应该是中俄两国合作的前提,也是我们两国外交领域应该研究的一个重要的方向。

俄罗斯和中国在当今国际社会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美国的新自由主义者有其自己的文明,而中国的文明、亚洲的文明和欧洲的文明同样是有分量的。中俄是两个非常重要的文明体、经济体,现在已经成为世界一流国家,并在国际社会起着重要作用。

我在上海旅游的时候,看到上海的繁荣简直就和纽约没有两样。这里没有对人民的歧视,没有贩毒者,没有任何落后的现象。中国是一个在本国文化基础和本国特色社会主义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大国。如果大家有机会到俄罗斯看看它的发展,那么就会发现俄罗斯也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我觉得我们已经进入了第一世界,我们也应该共同行动,让我们国家的发展能够对得起这样的成功。

中国、俄罗斯和美国现在是世界的三极。像欧洲的发展、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以及西方自由主义的发展,应该相互制衡。如果说要发展真正公平的国际关系,应该允许世界的其他部分——或者来自印度、拉丁美洲和非洲等,一起参与进来。我觉得这是今后世界发展的一个趋势,也是世界多极化发展的一个重要原则。这也应该在中国和俄罗斯的合作当中得以体现。

我相信,只有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才能够真正地去应对这些历史的挑战,能够解决现在的种种问题。我们应该尽一切努力,在当前的历史条件下加强我们两国的关系。因为中俄两国是世界的未来,而西方的霸权主义已经落后了、腐朽了,我们应该让一切都回归到自己该有的位置。我们应该让世界上所有国家都摆脱霸权主义,要剔除那种“世界宪兵”的思想和意识形态。我们应该让伟大的中国和伟大的俄罗斯,以及伟大的伊斯兰世界、欧洲世界、非洲世界一起来实现这一愿景。

(编辑  季节)

 



¨ 2021624日,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与中国俄罗斯东欧中亚学会、中国政治学学会、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中俄关系高等研究院共同主办了中国共产党建党百年:辉煌历程与历史贡献中俄专家视频研讨会。本文是作者在研讨会上的发言整理。

* 亚历山大·杜金,俄罗斯政治学者,欧亚主义国际运动智库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