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

首页 | 

全球治理和人类命运共同体
原文刊登于 《经济导刊》2019年11月刊

全球治理问题的关键是如何制定规则

全球治理针对的是全球问题。所谓全球问题,它的影响范围是全球的,必须靠世界各国共同解决。但是国际问题和国内问题的一个重要区别就在于,国内有政府,国际没有世界政府——联合国不是世界政府。在没有世界政府的条件下,各国政府参与全球治理,大家要一起解决我们面临的共同的问题。比如物种灭绝,现在全球每20分钟就有一种物种灭绝,全世界现存的物种是1000万种左右,有生物学家估计,最乐观的情况是到2050年灭绝9%,但绝大多数生物学家则认为,2050年物种将灭绝三分之一甚至二分之一,这是我们人类面临的一个全球性的重大问题。当然还有气候变化等等问题。

所有问题的解决都要付出成本,但如何承担这些成本,就会产生共同利益和利益的冲突。今天,我们讨论国际政治最重要的问题都是共同利益和冲突利益并存。这就像两个人分一百元钱,分钱的规则是让他们把想要的份额写在纸上,如果两个人写的份额数加起来少于一百,那他们写多少就拿多少;如果两个份额加起来大于一百,那么他们一分钱都拿不到。这种博弈实验的结果是,绝大多数人最后都会选择写五十,他不敢乱写。因为不知道别人写多少,如果自己写多了可能一分钱都拿不到。

这个例子虽然很简单,但很生动,它说明,面对共同利益和冲突利益并存,大家必须配合,必须考虑别人的利益才可能获得自己的利益,这就是共同利益。冲突利益是什么呢?两个人的收益是零和博弈,自己多得的就是对方少得的。在全球治理问题上,我们处在这么一种状态,这就是我们讨论的没有政府怎么办的情况下,大家通过国际会议,坐下来谈出一套规则来处理全球问题,这就是全球治理。制定规则的过程中我们面临非常复杂的局面,各种各样的。当今世界是一个全球旧体系瓦解的时代,同时也是创造一个新时代,很多重大问题需要制定相应的共同遵守的规则,包括WTO的问题,气候变化的问题,生物多样性的问题等等,各国代表围绕这些全球性新问题,讨论要付出多少成本来解决这些问题,并制定新的规则,这个过程就是全球治理。

经济学里有一个非常有趣的例子。当年长江拉纤,几十个、上百的纤夫拉纤逆江而上,大家的共同利益是把船拉出去,冲突利益是自己少花点力气、别人多付出点力气也能过去,而且也能拿我那一份,更何况大家都使劲的时候,谁也无暇关心别人。所以,这些纤夫就定了一个协议,出钱雇一个拿鞭子的人在边上看着,谁偷懒就抽谁,纤夫们自己出钱雇人来监督自己。实际上,全球治理也有一个类似的自我约束、分配权利的过程。

但是国际规则有一个特别重要的特征,就是几乎所有的规则都是非中性的,同样的规则对不同的人意味着不同的事情。例如,现在WTO在讨论中国是不是发展中国家,发达国家认为,中国已经不是发展中国家而是发达国家了,并列出几个标准。讨论这些标准问题背后有什么深意呢?因为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的权利和义务是不一样的,一旦这些定义变了、中国身份变了以后,中国享受的权利和义务马上就变,涉及到关税转让、援救助、投资等等一系列问题。所以国家之间如果不是在战争等极端情况下,在平时,国际治理中的冲突和矛盾主要是围绕国际规则的制订,因为规则是非中性的,这些规则在很大的意义上决定了国家间的竞争。

100米赛跑中,我们在现行的规则下都会输给那位世界纪录保持者——牙买加人博尔特。如果改变一下规则,跑50米的时候,停下来解两道数学题,边上有裁判,答对了以后接着再跑,很多人会跑得比他都快。这个极端的例子说明了一点,就是规则决定胜负。实力、能力这些因素如果不和规则结合在一起,就什么都不是。所以,全球治理要和政治过程结合起来了,它是在国家之间争夺规则的制订权,只要制定的规则对自己有利,那这个博弈就赢了。

美国对中国的“规锁”战略

当今世界的一个突出特征,是多边治理体系正处在瓦解过程之中,这个体系是二战后美国建立并主导的,而现在它要打碎亲手建立的这套东西。它为什么要打碎这套体系?因为特朗普认为美国吃亏了。但是美国真吃亏了吗?1978年美国人均GDP10000美元,中国是200美元。40年后,我们现在人均GDP将近10000美元,美国人均GDP6.2万美元,两国人均GDP差距是拉大了。为什么特朗普仍然不满意?因为中国是一个大国,中国规模大了以后,在国际的博弈中特别是在国际规则的制订上发言权就大了。中国现在的GDP将近美国的90%,而且这个趋势还在继续,这是美国无法接受的。规模决定了在国际规则、全球治理上的话语权,所以美国要拼命打压中国。中美之间的博弈,美国主要是打压中国的高科技。之前在这一领域是垂直分工,美国居产业链上游;现在则开始水平分工了,中国在高科技领域与美国开始竞争,比如在武器、量子通信等方面对美国产生冲击。

所以,我们提出了一个“规锁”的概念,就是美国现在对中国做的是在全球治理体系中,用一套新的规则来把中国锁定在全球价值链的中低端。中国生产鞋、服装,出口再多美国也不在乎的,它真正关心的是中国在高科技领域的发展。美国就是依靠新的规则千方百计地限制中国。原有的规则如WTO不能约束中国了,我们是WTO非常好的成员国,我们有时候也违背规则,我们也被人家告过,我们也败诉,这个不说明中国不是WTO的好成员。优秀的足球运动员不是不犯规的人,他犯规后愿意接受处罚而尊重这个裁判就可以了。美国另起炉灶,是因为在WTO规则下,它不能约束中国的发展,它只好制定新的规则来约束中国。这就是我们说的“规锁”的含义。

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美国利用全球治理新的规则来为其谋利,这是当下全球治理的一个发展趋势,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应对?从党的十九大以及其后一系列的政府文件中,都谈到中国要积极参与和引领全球治理的改变。我们这样做不仅是为了自己,还为了世界其他国家,我们要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建设,这就是我们的理念。

中国社科院哲学所赵汀阳研究员谈到一个概念。西方经济学里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叫“帕累托改进”,就是一个社会如果没有人利益受损,只要有一个人的利益改进,就是可取的。赵汀阳认为这个概念过于狭窄。孔子讲过,“己欲利则利人,己欲达则达人”。中国不仅要自己好,还要带领大家一块好。所以他把这个东西称之为“孔子改进”,这个新概念非常好。

“孔子改进”的内涵,代表了中国人的基本理念,就是在追求本国利益的时候,要兼顾他国的关切,考虑他国的利益。这个理念是一以贯之的。北京天安门城楼两侧有两条标语,一条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另一条是“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70年前,也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刚刚成立的时候,第二条标语是“中央人民政府万岁”,1950年改成“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这个理念我们一以贯之直到今天。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外事工作会议上说,我们对外交往就两个目标,一是服务民族复兴,二是促进人类进步,这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也是一脉相承的。

(编辑  三友)